诗画湄江-塞海湖地拍图-VR虚拟游览

塞海湖

湄江各景区中,塞海以俊美而著称。塞海也叫湄塘,春夏水面达200亩,蓄水量30万立方米左右。塞海湖是天然岩溶湖泊,它是大型的溶洞在地壳运动以后,洞顶逐渐的崩塌蓄水而形成的。

望海楼面临塞海,重檐歇山顶,绿色琉璃瓦剪边,造型宏伟,飞檐高挑,站在楼内举目远眺,湖水绿得可爱,峭壁险得出奇。沿着公路至杨柳湾的那一面悬崖,正中大石头悬空,形状像蝙蝠的头,左右峭壁巧妙的组合成蝙蝠的翅膀,整座石崖像一只巨大的蝙蝠,展翅欲飞,叫人叹为观止。它是一座碳酸岩盐弧形崖壁,岩性为石炭系壶天群组厚层灰岩。相传,从黄罗湾到塞海口这段河以前称低河,在低河里观天,天只有星斗大,在低河里捕一担鱼到塞海口,担鱼的人和捕鱼的人平半分,这样可见低河之深,湄江人为了堵住低河的水灌溉良田,便取龙泉峡的石来填,填了十三年零三个月没有填满,玉皇大帝知道后,便派巨灵神化成一只蝙蝠立在低河上,于是出现了湄塘。人们把黄罗湾至蜈蚣桥这段叫塞海,取‘拦河塞海’之意。

湖中心的山峰,从整体看像“天子冠”,称“天子垴”。据有关资料记载,“天子冠”为湄江吴姓族人所有,与天子冠并行有一座碧螺山,为湄江陈姓族人所有,他们俩族的山都叫“天子垴”,各自为“天子垴”的山名争了很多年,最后把官司打到安化县,而安化县令是位糊涂官,他不问原由,便惊堂木一响:天下哪有两位天子,先到为君,后到为臣。由于吴姓族人先告状,自然得到了天子冠的山名。在天子垴上有一条绕山的游道,称冠山游道,是一条融险、趣、壮、秀为一体登山游道,全程2.6公里,与之伴行的还有一条融诗、书一体的湄江诗崖,大都是近代诗人描写湄江风光的诗词。

罩门庵是湄江五座寺庙之一,始建于元末明初,随后屡毁屡建,最后一次毁于1967年,1964年前,塞海口没有打开,庵子离水面仅仅一米多高。

经过罩门庵,可到三道岩门景点,三座石山像神斧劈开,分立两岸,似三道岩门层层叠叠,第一道岩门称“东天门”,两岸绝壁像一块整石从中间劈开,分立对峙,又像两只手掌打开欲合,也称“合掌崖”;第二道岩门叫“中天门”,它左高右低,成欲掩欲开之势,顺着中天门溯水而上,约600米,便是西天门,西天门是黄罗湾十里峭壁的东大门,三道崖门是经过多次构造作用在水流侵蚀.溶蚀下产生崩塌后形成的特殊地貌景观。曾经,三道崖门两侧的山是连为一体的,一个巨大的溶洞贯穿其中,水在洞中流淌,后来因为地壳上升,山体向上抬升,早已开始崩落的洞顶,再也不堪重负,完全垮塌下来,从此山体被一分为二,地下的暗流成了地表的河流,三道岩门就成了现在的模样。许多学者专家见到此景也不由发出感慨:在不到一公里的水域内,排列着这样整齐的三大岩门,门内有门,景中有景,美妙无比,实属罕见。真是品读湄江一刻景,虽醉三日酒不醒。

据安化县志记载,县东百八十里有鹰崖,高三十丈,展翅欲飞,类大雕。这里说的鹰崖,就是座落在塞海东天门的鹰嘴崖,远远看去岩嘴突出像鹰嘴,整座山像一只雄鹰收翅停立在湖边。